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御空域 >

美国陆军曝光核心空中和导弹防御装备项目(图)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防御空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爱国者是军以上级别的空中和导弹防御(AMD)系统,能够同时应付和摧毁不同射程和纬度的多个空中和导弹威胁。它是世界上唯一的经战役检验的战区防空系统,将成为未来二十年年的重要防空武器,能为战斗指挥官提供模块化、可升级的、任务可剪裁的能力,以统治、使能和利用三维战场空间,并能在联合编组中致力于作战部队防护。

  爱国者结构再调整项目通过将现有爱国者设备带到“准新式”状态而改善作战能力,因此实现了国防部长办公室的设定的部队目标(SFO),使得陆军达到了未来作战指挥官的需求。

  该结构再调整项目已经计划完毕,并在2007和2008财年受到了全额资助,而在2009到2013财年的资金短缺问题也已经由陆军部总部解决。

  中程增程防空系统(MEADS)将为联合和合成部队提供重要的设施,以实现区域防卫保护,应对多种同时的短程到中程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无人空中飞行器和战术空对地导弹的威胁。中程增程防空系统采用模块化、网络化和分布式的结构,增强了在各种作战类型中的生存能力和部署的灵活性。在保障防空特遣部队需求中,该系统实现了拔插式的作战能力以支援灵活的互用性。它由集成到陆军和联合超级系统战场指挥架构中的战场管理器组成,使用的16位数据总线和宽频网络能力以及远程分布式系统能够为支援部队提供最大的保护。

  军种和联合作战司令部(COCOM)需要15个爱国者PAC-3型的作战能力以满足对付当前威胁的能力。纯爱国者PAC-3导弹组成的防空部队以及正在进行的陆军爱国者相关计划最终将组建成15年爱国者PAC-3战术导弹营。这些计划与独立资金的爱国者结构再调整项目是同步进行的。纯爱国者PAC-3导弹组成的防空部队在2007财年多项改编项目受到全额资助(2.12亿美元)及2008财年的预算(2.08亿美元)。第一个纯爱国者PAC-3组成的防空导弹营将于2009财年部署,其余的两个这类的营将于2010财年部署。爱国者地对空导弹意图依靠分割2008和2009财年的资金的战略在2011财年再增加两个其它的PAC-3导弹营。然而,国会2008财年资助爱国者地对空导弹(GTA)旅的资金公为1.475亿美元,仅相当于地对空导弹旅申请的2.945亿美元的一半。作为2008财年资金减少的结果,2009财年全地对空导弹旅的费用将增长到大约5亿美元(计划的3.09亿美元加1.87减1.47亿美元,最少减少了0.4亿美元),这样将延迟一年直到2012年部署第15防空导弹营。

  终端高纬度区域防空(THAAD)系统是一个移动式的、地基导弹防御系统,设计用来防御近、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保护靠前配置的军事力量、人口中心和高价值平民设备。作为导弹防御局的终端防御部分,终端高纬度区域防空系统将提供拦截和击毁敌不管是地球大气层内还是大气层外的没有被任何其它的反导系统击毁的弹道导弹的机会。也就是说,终端高纬度区域防空系统用于打击没有被其它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从“宙斯盾”(Aegis)或地基中途防御系统拦截者)在导弹推进段和航程中段击毁的导弹。

  一套终端高纬度区域防空系统由指挥与控制/战场管理单元、车载导弹发射架、能安装在发射筒或卡车上的导弹拦截弹,X波段雷达和地面保障设备等组成。THAAD导弹拦截弹则由单阶段推进器和动力杀伤拦截部分组成,它能通过命中即毁伤的撞击方式击毁敌来袭弹头,THAAD的X波段雷达是一个X波段固态相控阵雷达,提供全面的监视、目标探测、跟踪和拦截弹火控功能,以及与飞行中拦截弹通信的功能,为拦截弹飞行过程提供目标更新数据。

  导弹防御局正在发展增量的,基于能力的终端高纬度区域防空系统,自2006财年开始,目前已经成功地进行了七次飞行试验,作为扩展测试和评估计划的一部分,这些试验不断地验证了其能力。该系统的采购策略将根据测试结果以确定未来的采办决策。虽然目前由导弹防御局资助,但该系统项目的生产和列装将由陆军来操作和执行。4套该系统计划于2009财年开始部署,2013财年结束。

  地面发射的先进中程空空导弹(SLAMRAAM)是陆军唯一的中程武器防空系统,设计用来对抗新兴的巡航导弹和无人驾驶飞行器的威胁,保护指定的关键设施和机动部队。地面发射的先进中程空空导弹是防空导弹合成营的关键组成部分,将成为PAC-3和中程增程防空系统对抗巡航导弹和其它通气式导弹防御的有益补充。如果没有SLAMRAAM,陆军将没有专门的、杀伤能力强的对抗压迫式巡航导弹的能力。该导弹是一种轻型的、适合昼夜和各种天气的、非视距武器系统,其打击能力超过了18公里。该系统由悍马车载的带有通用联合发射导轨的发射架、随车携带的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组件和4~6发AIM-120型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组成,一个综合火力控制指挥所和控制它的传感器与发射架,“哨兵”增强型目标远程获取分类雷达提供监视和火力控制数据。该系统也能接收其它的联合和陆军其它的可用传感器。SLAMRAAM对于成功地发展和部署综合空中与导弹防御(IAMD)超级系统是十分关键的。

  地面发射的先进中程空空导弹于2003年9月进入系统开发与演示(SDD)阶段,在2010财年,它被资助以满足里程碑C决策的要求,2011财年将部署第一支装备该系统的连,同时生成初始作战能力。

  陆基中端防御(GMD)是一种固定位置的陆基系统,设计用来为美国提供防御洲际弹道导弹攻击的防护能力。它具有防御意外的、未经授权的或授权的有限远程弹道导弹攻击的能力。GMD使用超级系统的组成方式,它的架构由以下部件组成:GMD通信网络、火力控制、飞行拦截弹通信设备、地基拦截弹和一系列新的现有雷达(不仅用于探测和跟踪目标,还用于引导拦截弹攻击来袭导弹)等。陆基中端防御超级系统雷达包括若干升级后的早期预警雷达、AN/TPY-2(前置型)雷达、“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雷达和海基X波段雷达等。陆基中端防御超级系统还能从空基红外系统和它的防御保障项目“先驱”接收目标数据。

  陆基中端防御系统作为导弹防御局(MDA)的主要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是应用阶段式方法发展的基于能力的采办项目。也就是说,当他们被研发出来的时候,其能力就可以被部署到部队了。该系统正处于评估的合同阶段。陆军已经成为陆基中端防御系统的牵头军种,自从1999年负采办,到今天已经集中其努力于提供安装保障、设施、资源、部队保护和作战人员保护以支持已发展的能力。目前,GMD已经达到了国家指挥当局的提供部署对付弹道导弹威胁的有限的作战能力的指示。系统改进正在进行中,其防御范围将被扩展到包括保护友军和盟军不受远程弹道导弹攻击。

  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空传感器网络系统(JLENS)是目前在国防部主持发展的唯一的持久的、高空大区域监视和火力控制传感器系统。这是陆军空中和导弹防御(AMD)未来部队和联合部队巡航导弹防御(CMD)毁伤链的关键部件。如果没有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空传感器网络系统,陆军和联合部队将没有能够为地基射手在远程抗击压迫式巡航导弹提供持久监视提示和火力控制能力数据的能力。

  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空传感器网络系统使用先进的传感器和网络技术提供360度大区域监视和火力控制能力(WASFC),以抗击出现的、压迫式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其它“空中呼吸”(包括无人驾驶飞机、无人驾驶战斗机)武器、旋翼和固定翼飞行器的威胁,它还能为联合部队提供地面运动目标数据和战术弹道导弹(TBM)推进发射预警,也能作为一个持久耐力通信接力。JLENS使得联合和陆军综合空中导弹防御能实行视距外和非视距作战,以打击超出各自拦截弹最大有效动力射程的空中目标。JLENS直接支援联合战区空中与导弹防御现役防空部队威胁的各个剖面,并能实施进攻性防空/攻击作战行动,通过多链接动态数据分布具有C4ISR能力。该系统通过提供监视和支援综合火力控制和空中调查活动以支援联合战区防空反导(JTAMD)任务。JLENS是联合战区防空反导“单一综合空中图像”(SIAP) “拱顶石”需求文件的目标,以提供精确跟踪和测量信息。作为SIAP的关键部分,JLENS将制式的跟踪/测量与识别友军或敌人和精确同伴定位识别数据关联起来,然后将修正后的数据置于外网。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空传感器网络系统能够滞留空中达30天,提供24小时的战场空间大范围区域覆盖能力。JLENS是由陆军主导的,三军共同感兴趣的项目。

  联合对地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空传感器网络系统正使用革命性的“螺旋式增量”的采办策略以使之达到作战需求文件(ORD)的需要,目前正被开发、验证和购买。第一阶段包括两个“螺旋式增量”,在第二个增量处达到第一阶段的需求,每个增量都用来构建支援空中定向的地对空导弹作战。第二阶段将运用安装在非范围内的平台提供增强的火力控制和大范围监视能力。第三阶段将运用安装在非范围内的高机动平台提供增强的系统能力。该系统第一阶段已于2005财年成功达到了它的里程碑B的要求,目前正处于系统开发与验证阶段(SDD)。它是一个1D类采购(ACAT)计划项目,将于2011财年首装一个连的部队,并将于2013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里程碑C的决策计划于2011财年进行。

  “哨兵”雷达使用最先进的相控阵天线,能自动地探测、跟踪、分类和识别巡航导弹(CM)、无人驾驶飞机、直升机和固定翼飞行器,以引导机动空中和导弹防御系统进行攻击。它由以悍马作为其主要载具的基于雷达的传感器系统、电力单元、敌我识别装置和指挥与控制界面组成。天线/接收器组具有一部装载在轻型战术拖车底盘车上的先进的三维战场空中防御雷达。该雷达使用在X波段,每转传输1100束电磁笔形波束,每分钟30转。带有增强型战术雷达相关器(ETRAC)的“哨兵”雷达改进了在联合环境中探测小型横宽目标的能力,这对空中情报、威胁解除和先进战区预警至关重要。ETRAC的转速增加了每分钟20转,提升了起动能力,以增强巡航导弹的探测和跟踪能力。这种借助于ETRAC的雷达的探测距离和高度分别是40公里和4公里。“哨兵”使用单信道地面与机载通信系统(SINCGARS)和增强型位置定位报告系统(EPLRS)无线个目标队列的能力。传感器数据通过前方地域防空系统(FAAD)的指挥与控制系统到达防空武器系统。“哨兵”将编制到多功能防空炮兵营,为其提供360度的反巡航导弹、无人驾驶飞机和其它大气飞行器(ABT)的监视能力,使得今天的“复仇者”和未来的地面发射的先进中程空空导弹能够击败那些威胁。

  该项目在2001财年完成了其主体的“哨兵”雷达的采购,目前正在进行预先计划产品改进以提升其监视和跟踪能力。其它的升级和系统调整目前正在计划,计划到2019财年为多数的现役和预备役部队改善目标识别,增加联合作战能力,减少潜在的误杀。到2013财年,将为76部“哨兵”雷达安装增强型战术雷达相关器。这种调整包括两种升级:1A阶段改进雷达对低空可观察的和秘密目标的探测距离;1B阶段改进雷达对低空可观察的和秘密目标的远程识别能力。后一阶段的开发对目标外形的分类能力将支持联合识别和目标分类功能,从而允许机动武器在其最大效能上使用。虽然模块化的决策使“哨兵”从军、师和旅级撤走,但现在正强烈思考将其重新列装到师司令部。“哨兵”雷达是地面机动指挥官的传感器,设计用来提供联合低纬度空中覆盖,这对空中冲突解除和先进的早期预警至关重要。

  前方地域防空指挥与控制(FAAD-C2)系统能为防空炮兵营“复仇者”武器系统和反火箭炮兵和迫击炮武器(CRAM)系统数字化地处理和分发实时目标引导和跟踪信息、通用战术图像和指挥、控制和情报信息。前方地域防空指挥与控制系统使得集成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MIDS)、联合战术终端(JTT)、单信道地面和机载通信系统(SINCGARS)、增强型位置定位报告系统(EPLRS)、全球定位系统、空中预警和控制系统(AWCS)、“哨兵”雷达和陆军战斗指挥系统(ABCS)等进行交战行动(EO)成为可能。前方地域防空指挥与控制主要系统是一个交战行动平台,这个平台(WS)借助联合战术网和空中和导弹防御交战行动数据用来处理和交换空中战场管理行动中心与“哨兵”传感器网络、外部跟踪源等之间的“哨兵”空中跟踪数据。这个交战行动平台数字化处理、开发和分发实时空中图像到空中防御系统综合器(ADSI),还处理空域控制方法、交战规则和防空警报,能为防空炮兵营“复仇者”武器系统提供三维态势感知,如果该平台被指派/配置在师/部门级别时,提供低纬度的防空/反火箭炮兵和迫击炮能力。

  前方地域防空指挥与控制系统是1995年8月通过作战需求文件(ORD)的II等采购(ACAT II)项目。在2010-2015财年项目计划出资将FAAD-C2的通用硬件系统(CHS)升级为国民警卫队防空炮兵营“复仇者”武器系统。该项目资金还将为92套空中防御与空域管理(ADAM)单元提供FAAD-C2交战平台。

  空中和导弹防御计划与控制系统(AMDPCS)集成了陆军空中和导弹防御(AAMDC)司令部、野战防空炮兵旅(ADAB)司令部、空中防御与空域管理(ADAM)单元和联合指挥与控制单元功能。作为防空炮兵转型计划的一部分,防空炮兵部队正在空中与导弹防御旅和防空炮兵旅一级通过标准的空中和导弹防御计划与控制系统来现代化其指挥与控制系统。空中与导弹防御旅和防空炮兵旅的AMDPCS由模块化装置、可配置和标准化的封装在空中防御空域管理系统AN/TSQ-253和指挥所平台AN/TSQ-232中的自动化数据处理装置等组成。

  空中和导弹防御计划与控制A系统将以如下的指挥所配置部署于陆军空中和导弹防御(AAMDC)司令部:战区航空司令部(TAC)(每套空中防御与空域管理系统包含一个)、MAIN(每套AN/TSQ-252包含一个)、每套一个的指挥所平台(CPP)、每套AN/TSQ-252包含一个的REAR。空中和导弹防御计划与控制B系统将列状在以下指挥所配置中:每套ADAM系统AN/TSQ-253中包含的一个战术作战中心(TOC);MAIN(每套AN/TSQ-252包含一个);指挥所平台(CPP)。随着陆军战场指挥向作为一个武器系统观念的转型,空中与导弹防御旅和防空炮兵旅包括两套战斗指挥作为一个系统(BCAWS),即ADAM系统和指挥所平台(CPP),因而创造了初始的拔插需要,以接受陆军多功能保障旅(FSB)的现代化。

  空中和导弹防御计划与控制系统空中防御与空域管理系统(AMDPCSADAM)为机动指挥官提供模块化的、可升级的单元部件,包括空中防御和航空人员/装备,运用从制式传感器或联合数据网(JDN)获得的三维态势感知/态势理解能够实现空域管理、空中防御和空域规划与协调。空中防御与空域管理系统是编制在军和师、机动旅战斗队、战斗航空旅和多功能保障旅。此外,ADAM系统现在也编制到了装备了空中和导弹防御计划与控制系统和有防空人员操纵的前方地域防空指挥与控制系统的AAMDC和防空炮兵多功能保障旅。空中和导弹防御计划与控制系统部件包括空中与导弹防御平台(AMDWS)和空中防御系统综合器工作站。另外,ADAM系统装备了战术空中情报系统高级预警系统(TAIS AWS),在斯瑞克旅战斗队,它包括航空任务规划平台,所有的这些平台都由航空人员操作。

  当前将出资购买160套ADAM单元,升级八个防空炮兵旅的每一套AAMDC以达到陆军模块化部队MTOE授权的要求。至今,陆军已经部署了76套ADAM单元,并在2010-2013财年间部署另外的84套。

  联合战术地面站多任务移动处理器(JTAGS M3P)是当前经作战行动证明的联合战术地面系统(JTGS)的预先产品改进计划(P3I)。多任务移动处理器(M3P)将作为空基红外系统的移动地面部分采办,它也是防御支援项目(DSP)的后继者。多任务移动处理器是一个可运输的任务报警和通信信息,将接收和处理直接从防御支援项目卫星以及接下来的空基红外系统传感器链接下来的原始数据。这三种前置系统支援在多个战区的同时行动,为战区作战指挥官提供战区内战术弹道导弹的报警、发信和引导数据。此外,多任务处理器与空基红外系统(SBIRS)将为态势感知提供战场特征数据。多任务处理器将提供报警和态势感知数据到战术指挥级别。一支多任务处理器的分遣部队的装备将包括42吨有篷货车,两台100KW的发电机,三辆5吨货运卡车,一辆5吨拖拉机,三波段天线和一辆悍马。

  陆军计划用多任务处理器替换5套部署的联合战术地面系统,其中3套是前置部署,将于2012-2013财年开始执行。联合需求监察委员会(JROC)批准了总共7套多任务管理器的作战需求文件。向多任务管理器的转变预计在空基红外系统地球同步卫星发射后并且形成作战能力后开始。目前多任务管理吕的基线项目已经在空基红外系统项目上授权。当空军正在其战略警戒任务内重新评估移动系统的需求时,陆军计划提前战区适用的多任务管理器的采办。在2013财年,多任务管理器预计开始与来自导弹防御局开发技术和其它的空间跟踪和监视系统的开发努力的数据进行合成。导弹防御局目前正在进行技术演示,这将通向近地轨道星座以保障战区导弹预警。

  联合战术地面站(JTAGS)是国防部级的在战区内可运输的、能直接从导弹预警与通信向下链接的系统。它接收和处理空基红外传感器数据,然后通过多战区通信网络分发威胁导弹数据给前方部队,增强战区导弹预警、导弹防御和态势感知任务能力。联合战术地面站从地球同步地球轨道防御支援项目红外卫星传感器接收数据,它的前置系统提供在多个战区的不间断的和同时的行动,为部署部队和盟友的战斗指挥官提供确切的预警信息。

  联合战术地面站正在进行阶段式预先产品改进计划,以使之能与先进通信网络和战区导弹预警架构和传感器协同工作。2008-2009财年正在进行的预先产品改进计划第一阶段采用大量的通信升级增强系统,使系统适合接收额外的来自空基红外系统远地椭圆轨道(HEO)传感器的空基数据源数据。预先产品改进计划的第二阶段从2010到2012财年,包括车下联合战术地面站与空基红外系统同步椭圆卫星交互,系统使用商业天线后演变成为以网络为中心的消息分发结构。

  性能不断增长的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无人空中飞行器的威胁迫使不断发展空中和导弹防御能力,以应付全谱威胁。陆军不断为增强互用性和集成各种当前和未来的不同陆军空中与导弹防御武器、传感器和通信平台而努力工作,以期大大增加作战效能和效率。通用陆军综合空中与导弹防御战场管理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AIAMD BMC4I)系统将允许部署应付全战场全谱威胁的可升级的、模块化拔插式空中和导弹防御能力,以支援陆军和联合当前和未来部队。

  通用AIAMDBMC4I项目正经历三个主要的增量过程。第一增量,正接近完成状态,是从根本的条令、组织、训练、装备、领导和教育、人员和设施方面聚焦于最小化装备发展和部署。第二个增量将使用各种各样的硬件和软件解决方案使得陆军综合网络中心化通用空中与导弹防御战场指挥成为现实,并集成火力控制能力。第三个增量瞄准实现陆军通用综合空中与导弹防御战场管理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的所有能力,包括当定位到陆军与未来战斗系统完全融合时提供360度增程主动防护以应付战术弹道导弹威胁的能力。这项工作正按照2007财年里程碑B决策和2010财年里程碑C决策而努力。

  2007年间,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迫击炮和火火箭炮攻击迫使美国及其盟军部队重新评估他们抗击这些间瞄火力的威胁的能力。反火箭炮-火炮-迫击炮(C-RAM)是一种全般的、多服务方式的努力,用以提供综合的、模块化的和可升级的应对攻击友军部队的火箭炮、火炮和迫击炮能力。C-RAM计划建立七大功能领域:伪装、感应、预警、拦截、反应、保护和指挥-控制-通信与计算机,为当前部队提供针对敌火箭炮、火炮和迫击炮的立即的、短期的和未来的早期预警、拦截和快速反应保护能力。它突出了作战行动概念已经从“系统为中心”聚焦到以网络为中心的组件拔插式架构,使得在陆军和联合数字化架构内操作使用。陆军的一些局为了C-RAM的解决方案而形成了一个整体,这些机构包括:训练和条令司令部未来中心、卓越火力中心、空中和导弹防御作战实验室、其它的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学校以及机动支援中心、反恐特遣部队、工程研究和发展中心、快速装备部队和各种不同的装备开发单位。

  当前的保护友军部队不受间瞄火力攻击以支援便于恐战争的作战需求已经成为保持C-RAM发展不断持续前进的催化剂。陆军已经使用许多不同的系统部署了16项综合的伪装、感应、预警、快速反应能力,包括陆基密集阵武器系统、前方地域防空指挥与控制、轻型反迫击炮雷达、“火力发现者”雷达、“哨兵”雷达、无线声音视觉紧急事件系统、快速航空器初始部署、空中和导弹防御工作站和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对于更具鲁棒性的伪装、感应、预警、拦截和反映能力以支持正在进行的战争正在计划中。陆军部总部和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正在确定未来部队反火箭炮、火炮和迫击炮的能力需求以及如何才能最好地将这些能力部署给陆军和联合部队。正在开发的未来能力包括改进动力能力和定向势能解决方案以支援改进型拦截功能,以及通过综合传感器套件、信息共享和改进型战场指挥来实现感应、预警、伪装、反应以及C4功能。

本文链接:http://xiahxiu.net/fangyukongyu/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