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御样式 >

野旷天清无战声:两山轮战我军“辛柏林”雷达真被越军摧毁了?_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防御样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之前的出鞘《 我军炮兵反炮兵作战靠什么打得又准又狠?》中,我们曾简单提及了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从英国进口的“辛柏林”炮兵定位雷达在老山前线遭越南特种部队袭击一事。文章发出后,有不少网友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后台留言时,提到希望更详细了解这一事件。那么本期《出鞘》就来回顾一下“辛柏林”雷达遭袭一事。

  在之前我们提到,从英国进口的“辛柏林”炮兵定位雷达一部被放在了北京供测绘仿制,另一部则被送到了当时的中越边境冲突老山前线军刚刚收复了云南边境的老山、者阴山等骑线点阵地,开始转入防御作战。此后因为越军经常利用地形,制造假目标和假发射点,诱使我军浪费炮弹,所以我军便把从英国进口的一台“辛柏林”炮位侦测雷达部署到了老山前线

  老山地区被中国军队收复对越南方面的震动很大,因为它不仅使得越南清水地区门户洞开,其河江纵深地区也受到我军火力的直接威胁。于是后来越南方面为了夺回老山战区的战场主动权,便联合苏联军事顾问策划了所谓的“MB-84”的战役计划,企图将那拉地区定为突破口,以加强师规模兵力再度抢占老山等边境骑线点。因为制定战役计划的会议是在河江省一个叫北光的小山村召开的,于是后来这个计划又被称为“北光计划”。

  为此越南方面不仅增设了二军区前指炮兵指挥所,迅速补充313师兵员,还调派356师师部、153团、149团、150炮兵团、821特工团、168炮兵旅、368炮兵旅等部队进至老山地区,以及增调工兵部队抢修前沿公路等。在越军大部队大规模反扑前,越军也频繁出动特工队,对中国军队阵地实施侦察和袭扰任务。而“辛柏林”雷达的被袭事件,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当时“辛柏林”雷达是从石家庄空运到老山前线的,开设地点在八里河东山西侧浅纵深地区的芭蕾坪一带,其位置可以对整个老山地区和清水口子以南地域进行扫描。由于在附近的白石岩地区还有我军100迫击炮阵地和122团9连驻地驻守,整个部署环境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该雷达性能当时在老山前线还是相当不错的,几次压制越军炮兵阵地的战斗都打得越军很是狼狈。

  所以为了配合即将发起的对老山地区的进攻,越军821特工团便派出406营7连1个排的兵力,于7月4日深夜从1134高程点两侧垭口潜入中国境内,以逐点观察、逐点推进的方式,利用40师与边防15团结合部渗透,于5日拂晓进至白石岩地区的一处山洞潜伏。5日,越军特工对我在白石岩地区的各个阵地进行了一昼夜的抵近观察,并发现了“辛柏林”雷达部署阵地、100迫击炮阵地和122团9连驻地等。

  6日凌晨越军特工开始偷袭行动,当时除留1个组在山洞担任警戒和接应任务外,其余人员共编成4个小组向我方阵地秘密接近。在这4个组中,越军抽调2个小组并各以1个组,去袭击我方100迫击炮阵地和122团9连3排驻地,另外2个小组则从左右两侧偷袭我炮兵仪器侦察营的“辛柏林”雷达阵地。这2个小组的越军特工在接近了“辛柏林”雷达后,不仅在雷达上绑了炸药,还在雷达兵住的帐篷口布下绊线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2时30分左右三处越军特工同时开火,并以冲锋枪和火箭筒攻击我方守军。我方雷达兵慌乱冲出帐篷,正好踩上地雷,不但连人带帐篷被炸飞,而且“辛柏林”雷达也被炸毁。10分钟后越军结束突袭战斗,各袭击组沿原路线撤退至白石岩山洞,在对伤亡人员稍做处理后,于当日6时前按原渗透路线撤回越南境内。

  撇开敌我双方的立场,而单从特种作战的战术来看,越军的这次破袭行动无论从战斗准备、战术手段还是对武器的运用方面,都堪称经典。例如越军特工对我实施突袭时,虽然只使用手榴弹、定向雷、单兵火箭和塑性炸药等爆破武器,但却不仅给我方人员装备造成了较大损失,还完美隐蔽了作战企图,据说当时因遇袭现场混乱,我方守军直到早晨6时还以为爆炸声只是越军的炮击。

  当然从战果来看,越军特工的突袭还是出现了不少问题,最典型的就是他们对“辛柏林”雷达的破坏并不彻底,显然事前事后都不知道袭击的真正重点在何处。例如我军在对越南电台通联进行监听时就曾发现,越南特工撤退后仍不知道自己炸的是什么,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通信站。所以袭击过后,我方就发现“辛柏林”雷达仅有电源部分被炸坏,简单修理后便又将其投入了战场。

  长期以来,由于在越战期间的出色表现,越军特工队相比越南其他军兵种一直有着更响亮的名声。但事实上相比对美作战时期,越军特工在对华作战中取得的战绩却并不大,尤其是到中越战争后期,随着解放军逐步解决组织混乱和兵源混杂的问题后,他们取得战果的几率就更低了。而在作战特点上,越军特工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和两山轮战期间也有着明显的不同。在1979年前后,越军特工主要是利用夜暗或丛林为掩护,在隘口、狭谷、主要通路两侧等险要地设伏,试图在近距离上将我军堵头截尾。而在两山轮战期间则主要使用特工分队对我阵地进行渗透,以配合步兵实施进攻作战。

  关于我军为何会让越军特工轻易摸进阵地这部分,时任14军军长的何其宗曾在访谈录中提到,这主要是由于我军的勤务科目没训练好。据悉当时这座雷达是由我军一个班昼夜武装保护,但在出事的那天晚上,换岗的哨兵叫醒该上岗的战士后就去睡觉了,但换岗的战士并没有真正起来去站岗,而是答应一声又睡过去了,结果被恰好路过这里的越南特工溜进来,炸毁了雷达。

  但这个说法显然没有解开全部的疑点。因为按照访谈录中的说法,在我方侦听越南电台的通报中,他们使用了“摧毁了共军的一个通讯台”这样的说法,但“共军”一词显然是越南方面所不可能使用的。综合来看,越军此次突袭显然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动,其作战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我驻守白石岩地区的部队。当然越南方面对“辛柏林”雷达的袭击也很可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毕竟这种装备当时在我军也相当罕见,越南方面一眼就认出显然也很困难。

  不过越南特工的袭击,虽然没有对“辛柏林”雷达造成致命损伤,但却让我雷达兵损失惨重,这也是我们仍然需要检讨的部分,尤其是关于部队作战任务衔接问题。这点除了我军长期疏于战备之外,也跟当地气候条件较差和作战环境恶劣有关。在轮战期间,一线部队因为战事紧张、潮湿闷热、食欲不振而导致体力消耗极大,不少人都患有疲劳综合症,换岗战士没能正常站岗是在所难免的。而到了轮战中后期,因为长年在环境恶劣的阵地上对峙,这种情况甚至更加严重。

  “辛柏林”雷达遇袭的后果,除了之前我们在《 我军炮兵反炮兵作战靠什么打得又准又狠?》中曾提及的间接促使了我军反炮兵雷达的发展之外,其实也促进了我特种部队的建设进程。因为“辛柏林”雷达遇袭后,中越间一场绵延近5年之久的侦察作战便就此拉开了序幕。而在此之前,中国军队还没有专门的侦察作战这一提法,在两山轮战的前期侦察保障还是由14军和11军自己组织实施的,更不要说特种作战了。

  之后从当年7月一直到1989年1月,国内各军区纷纷以野战军为单位,先后组织了15支侦察大队,轮番进入老山战区,集中对越军实施侦察作战。在这4年半的作战时间里,各部队总共执行了各种任务达数万人次,不但歼敌近2400人,还摧毁了越军一大批军事目标并获取了大量情报。在作战期间,我军也涌现出了包括傅孔良烈士在内的一大批侦察英雄,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了。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链接:http://xiahxiu.net/fangyuyangshi/150.html